繁體版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信息

《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解读

作者:    来源:政策法规处    发布时间:2017/11/25 19:50:06

《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适用办法(试行)》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非物质文化遗产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社会艺术水平考级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文化市场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文物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等10个基准(以下简称《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已经自治区文化厅党组会议审议通过,自2017年11月25日起施行。《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将进一步明确规范文化行政处罚自由裁量行为,确保文化行政处罚的公正、公开,《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从违法行为裁量档次、基本裁量规则和实施裁量基准制度的要求等方面构建文化行政处罚裁量基准。

一、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的背景

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是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建立行政裁量基准制度的实施意见》(桂政办发〔2017〕49号)精神,贯彻落实自治区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工作领导小组关于2017年度区直机关法治政府建设考评工作的现实需要(桂依法行政办发〔2017〕3号),同时也是加强我区文化行政执法工作,规范文化行政处罚自由裁量行为,确保文化行政处罚的公正公开的重要举措,对于依法建立健全我区文化系统行政裁量权基准制度,细化和量化文化行政裁量标准,统一规范裁量的范围、种类和幅度,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的必要性

一是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建立行政裁量基准制度的实施意见》(桂政办发〔2017〕49号)的部署要求,2017年年底前,自治区各行政机关要依法建立健全本系统行政裁量权基准制度,细化、量化行政裁量标准,统一规范本系统行政裁量的范围、种类和幅度。

二是进一步规范文化执法裁量基准工作的需要。依法行政要求各级机关严格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行使行政权力、规范行政执法、提高自身依法行政能力。为了避免全区各级文化执法部门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给予的处罚力度不同,导致同案不同罚等现象的发生。因此,建立裁量基准制度可以更好的规范文化执法行为,限定自由裁量空间,防止行政执法的随意性,提高行政处罚行为的可预测性和透明度,有利于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提高行政处罚工作效率。

三、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的可行性

首先,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是在我区多年的文化执法实践基础上,充分考虑了我区经济发展和执法环境之间的差异性,也参照考虑到我区经济发展水平与发达地区之间的差异性,对法定的处罚标准进一步细化、阶梯化;其次,《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建立行政裁量基准制度的实施意见》(桂政办发〔2017〕49号)中规定自治区各行政机关要依法建立健全本系统行政裁量权基准制度,细化、量化行政裁量标准,统一规范本系统行政裁量的范围、种类和幅度;第三,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体现了文化执法机构的自我约束和自我监督,提高了执法效率的同时又实现了行政权的自我监督。


四、制定《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的依据

《裁量基准(试行)》的制定依据是《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条例、《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博物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美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建立行政裁量基准制度的实施意见》(桂政办发〔2017〕49号)公布的相关内容制定。


五、《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的主要特点

一是较好体现了过罚相当的原则。在设定我区裁量基准时,在自由裁量档次划分上,在处罚尺度幅度上,酌情参照和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适当减少处罚量及减轻处罚档次程度,尽可能做到过罚相当,宽严适度。


二是比较直观和便于操作。《办法及系列基准(试行)》以为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条例、《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博物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美术品经营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为依据,对法定的处罚标准进一步细化、阶梯化,充分考虑到文化违法行为的各种因素,考虑到裁量档次设定的合理性、合法性,同时还兼顾到每一裁量阶次保持适度的弹性,区分不同违法行为类型的危害程度,做到量罚相当、量罚得当、不偏不倚,提高文化行政处罚的可操作性。

三是裁量基准比较规范。对多种违法行为,在处罚裁量划分上,分为多个档次,以此来规定相应的处罚幅度,使执法人员在法定的幅度内进行裁量,尽可能减少自由裁量的空间,力求裁量基准比较规范,有利于控制和制约文化行政处罚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的随意性,防止同案不同罚、畸轻畸重等现象发生,最大限度地控制和解决处罚不公的问题。